王近山杀红眼, 日军花2天收尸, 陈赓事后感慨: 王疯子不是真疯

这些年的“抗战神剧”屡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人们在调侃当下的一些电视剧罔顾事实时,总会举出一个正面例子作为对比,那就是电视剧《亮剑》。 《亮剑》中的人物个个血肉丰满,...


这些年的“抗战神剧”屡屡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人们在调侃当下的一些电视剧罔顾事实时,总会举出一个正面例子作为对比,那就是电视剧《亮剑》。

《亮剑》中的人物个个血肉丰满,其中的主角李云龙更是敢打敢拼,打起仗来仿佛不要命一般,充满了中华好儿郎的血性与拼劲。

在李云龙的身上,可以折射出许多革命英雄的影子。其中,最主要的原型就是开国中将王近山了。

历史上的王近山将军相貌文雅,整日里挂着和善的微笑,像极了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。可就是这样一位白面书生似的将军,却有着一个和他外表极不相符的外号——“王疯子”。

这个称号得益于王近山将军骁勇凶悍的作战风格,而作为李云龙原型的王近山将军,他的人生经历远比电视剧中的李云龙更加跌宕传奇……

黄安七里坪,“王疯子”一战成名

1915年10月,王近山出生在湖北省黄安县许家田村的一个农民家庭。

尽管当时已经步入了中华民国时代,但在军阀、大地主阶级的肆虐压榨下,民众们仍然饱受着苦难。

王近山家也不例外。

王近山懂事时起就开始给地主家放牛,整日里赤着脚在山路上奔波。年岁再大些,他就开始跟着家人下地种田。

但屋漏偏逢连夜雨,一家人都指望着那一口薄薄的梯田度日时,却遇上了连年大旱,地里颗粒无收。

王近山鼓起勇气,去到位于沙河湾的地主家借点糊口度日的稻谷。却不料趾高气昂的地主压根没有让他进门,反而高声吆喝着叱骂了他一通。

年少借谷反受辱的经历使得王近山明白了一个道理,那就是“不打倒富人,穷人出不了头。”

也是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,1930年,当工农红军来到黄安时,年仅15岁的王近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这支队伍。

凭着一股子冲劲儿,王近山很快便在红军队伍中崭露头角,一年后便担任了连长一职,军中的战士们都喜欢喊王近山“小连长”。

1931年的11月,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驻扎在了黄安七里坪。而位于湖北省的黄安,则是当时敌人插入红军根据地的一根肉中刺。

尽管当时黄安县城附近都已经被红军队伍控制,但敌69师却牢牢占据着县城周围最重要的制高点,一座海拔一千多米的蟑山主峰。

当时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的总指挥徐向前主持召开了多次会议,制定了攻破蟑山主峰的作战计划,当时已经升为营长的王近山也参与了作战讨论。

按计划,红11师31团是攻坚主力,而王近山担任营长的红10师30团则为总预备队。

大战在即,敌我双方紧张地对峙试探。敌69师仗着装备优势和居高临下的地势率先发起了进攻,趁着夜黑风高偷偷潜入了我军31团的阵地。

枪声在夜半时分骤然响起。

30团的团长迅速反应过来,率领部下朝着枪声响起的地方急速增援而去。30团下的王近山一马当先,很快冲到了最前方。

王近山所在的团从敌人左侧方插入到了敌人的队伍中,冲散了敌军原本的攻势。

但与此同时,穿插进敌人阵中的30团也被敌军重重包围上来,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,前后都有敌人夹击。

敌军派出了两个旅的兵力,有着远超我军的火力优势。可我军的战士各个以一当十,奋不顾身地拼命厮杀。

弹药逐渐打空,王近山嘶喊着冲到敌人跟前,掏出大刀来和敌人贴身肉搏。白刃闪动间折射出凛凛寒光,王近山赫然是一副杀红了眼的样子。

在这场战役中,以王近山为代表的30团的战士们奋不顾身,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
红四方面军乘胜追击,俘获了敌69师师长赵冠英。

总指挥徐向前注意到了热血善战的王向前,他朗声笑道:“我还有这么漂亮的小营长!好一个‘王疯子’,把敌人都吓得尿裤子了。”

自此,王近山有了个“王疯子”的绰号。

而随后在七里坪爆发的反围剿作战中,王近山继续了自己一贯的“疯子”作战风格,不要命似的冲锋陷阵。

在和敌人的搏杀中,王近山手中的大刀甚至卷起了刃。眼见着前方的敌人身材高大,王近山咬牙一扑,死死地抱紧敌人,就势滚下了山崖。

山崖异常陡峭,到处都是横生的尖石。王近山的头部狠狠地磕在了崖底陡生的石块上,鲜血肆流。

但他一声不吭,憋红了脸狠狠地勒住敌人,另一只手攥起石块拼命的击打,直到敌人彻底没了呼吸才放心昏了过去。

他这誓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滚崖壮举在全军出了名,而随之一同打响的还有“王疯子”的绰号,战友们都笑骂王近山打起仗来不要命,是个活脱脱的“疯子”。

但徐向前正色道:“那不叫疯,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。”

七亘村伏击战,力挫日军常胜之说

在此之后的一系列作战中,王近山始终身先士卒。即使面对着敌我兵力之比高达10比1的悬殊差距时,王近山也毫无惧色,率领团员出色地完成作战任务。

军长王宏坤曾经评价道:“作战中,王近山‘硬’,硬得像钢。无论条件多么艰难,给他的任务也能完成,让人放心,让人满意。他带的部队,进攻攻得上,防守守得牢。”

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,王近山担任了八路军129师386旅772团的团长。

1937年10月中旬,日军侵占河北省石家庄,沿着正太铁路一路西犯。

为了打乱日军的进攻计划,保卫忻口、太原,八路军129师师长刘伯承率领部众抵达了陕西省平定县一带,伺机迎敌。

10月22日上午,日军率先向石门关、七亘村方向发起了进攻。他们派出了四个步兵大队并一支山炮大队的兵力,借助飞机轰炸和地面火力掩护,不断向我军阵地逼近。

但386旅的战士们牢牢地捍守在阵地上,即使顶着日军的火力优势,却也寸步不让。

在一天的鏖战过后,日军寸步未进。眼看着强攻不下,日军狗急跳墙,想出了夜半偷袭的计俩。

他们趁着我军激战一日疲惫不堪的时机,在当天夜里派出了一队步兵和骑兵,从测鱼镇出发,绕开我军防守严密的石门关,迂回攻击七亘村。

驻扎在七亘村的771团迅速占据了村西的珠珠山,利用高地优势组织反击。

尽管日军连夜偷袭,但在我军的激烈阻击下仅占据了七亘村一角,七亘村的东、西、北三面高地仍然控制在我军手中。

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在七亘村组织作战,夺回七亘村要地。

七亘村深处于太行山中麓,四周群山环绕,崖壁陡峭而又沟壑纵横。村庄附近的道路多是一面依山一面临水,道路狭隘,虽然不利于大部队作战,但却利于利用地势开展游击行动。

而且,七亘村是通往平定县城的必经之路,大型辎重物资都要通过七亘村送抵前线,此处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。

此时,772团的副团长王近山主动请缨,他早就对气焰嚣张的日军看不过眼,主动揽下了在七亘村组织伏击战的任务。

在率领第三营入村伏击前,王近山摩拳擦掌,只差当场立下军令状来表达自己的决心。

10月25日,王近山亲自率领三营从昔阳县的泉口村出发,秘密行动到七亘村西高岭山一线。

作战开始前,王近山带领营内各连的连长认真勘察地形。

王近山大胆提出,将阻击部队埋伏在距离敌军必经之路只有二十多米的地带,在重要位置再往前挪,拉近距离到只有十米。

王近山嘱咐战士们:“我们的目的是伏击日军,就要像猛虎一样扑下去,打他们个措手不及。”

夜幕逐渐降临,太行山麓的夜晚冷风刺骨,可战士们握紧了手里的枪支,在蒿草丛中一动不动,静静地埋伏着,等待日军的到来。

第二日清晨,日军辎重部队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了来路尽头,王近山死死地盯着日军越来越近的步伐,手上的钢枪填满了子弹,只等待日军彻底步入伏击圈后狠狠地打他们个措手不及。

只听王近山一声令下,轻重机枪和手榴弹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,日军的队伍瞬间大乱,运输物资的马匹受惊四下奔逃。

一时间,日军士兵们方寸大乱,死伤惨重。

这场战役中,王近山率领三营以十余人伤亡的代价,击毙敌人三百余人,缴获物资不计其数。

要知道,这股日军自从沿着正太铁路一路西犯以来,从来没有将沿途阻击的国民党军队放在眼中。

他们一路张驱直入,恍若出入无人之境一般,气焰十分嚣张。唯有这次在王近山的手下,狠狠地跌了个跟头。

但刘伯承师长断定,日军虽然遭受到了沉重打击,但他们向来嚣张惯了,必然不会轻易放弃七亘村的交通路线,不日后必然还会再次取道七亘村。

王近山再次领命在七亘村设置伏击。果不其然,10月28日时,日军的辎重部队再次出现在了七亘村附近。

尽管这次的日军明显提高了警惕,但王近山的斗志更加旺盛。

他紧紧的贴伏在地面上,纹丝不动,只等日军走近后率先冲出山林,攥起手榴弹就向日军队伍中扔去。

在王近山一往无前的气势带领下,772团此次击毙日军一百余人,再次创下了胜利战绩。

王近山指挥772团的两次伏击战,以伤亡三十余人的代价歼灭了日军四百多人,狠狠地灭了日寇的嚣张气焰。

神头岭之战,硝烟中走出的一代战将

次年的神头岭伏击战中,王近山更是延续了自己一贯彪悍的战斗风格。

战斗打响时,王近山和战士们按照刘伯承师长教的战法,用枪打头,用刀刺胸,用手榴弹炸屁股,不惜一切方法也要击杀日寇。

子弹打完了就抓起身边的棍子,哪怕是尖锐的石块,都能成为作战的利器。由于地形过于狭窄,难以大面积展开兵器对战,王近山和日寇展开了白刃格斗。

他攥紧一把大刀,冲进日军队伍中左劈右砍,刀刀都是下了狠手,一刀下去深可见骨,日军连反击的余地都没有就咽了气。

在王近山这股视死如归的冲劲儿鼓舞下,战士们各个斗志激昂,日军部队不敌之下仓惶逃出城外,剩余的部众则全数被歼。

这一战,第129师以伤亡两百多人的代价,击毙击伤日军一千五百多人。

日军汽车部队的一名伍长曾经在日记中写下这么一段文字:“第108师这样的损失是从来没有的。”据说,当时拉运日军尸体的汽车整整往返了两日。

我军386旅的旅长陈赓不无感慨,他说,“王疯子”不是真的疯,正是他的这种拼劲儿、这种精神,才能够屡屡立下战功。

而因为王近山这种总是喜欢冲锋在前的性格,同志们格外担心他的安全,每次战斗中都会派出几名警卫员贴身跟着他,以防他过于激动。

但即使这样也压不住王近山的冲劲儿,一旦枪炮声响起,王近山就狠了命的向前冲,几个人都拉不住。

所谓的“日军不可战胜”的神话在我军一波又一波的攻势下成了一个笑话。

一时间,王近山所在的386旅成为了日军恨的牙痒痒的对象。当时的日军中还流传着一个说法,就是“专打386旅”。

1943年,时任旅长的王近山奉陈赓司令员之命率部奔赴延安,承担保卫陕甘宁边区的任务。

当时正值日军在太岳地区实行“铁滚式大扫荡”,王近山在奔赴延安的途中注意到了日军在韩略村附近的行动。

王近山最是见不得日寇的为非作歹,他当下沉思过后拿定主意,“歼敌人不打那就不是王近山!一定要打一仗!”

考虑到行程不能耽误,王近山连夜部署了伏击计划,在10月24日打响了作战枪声。

当敌人顺着道沟反扑进来,妄图抢夺阵地时,王近山率先跳出战壕,将衣服一甩高声呐喊:“跟我冲!”迎着敌人的刺刀就冲了上去……

这场战斗历时三个多小时,除了逃脱的3名日寇外,其余的百余名日寇均尸骸枕藉,王近山指挥的386旅再次大获全胜。

事后他才得知,这支被他们歼灭的日军队伍正是日军的“战地观战团”,特意前来参观“铁滚式”扫荡的,没想到自己先被扫荡一空。

王近山敢打敢冲的名声在军中更是出了名。

尽管王近山一直称自己只是“一个放牛娃”,但他的骁勇善战却是实在出了名,堪称是从硝烟战场上走出的一代战将。

相关文章

人人彩票平台,人人彩票官网,人人彩票网址,人人彩票下载,人人彩票app,人人彩票开户,人人彩票投注,人人彩票购彩,人人彩票注册,人人彩票登录,人人彩票邀请码,人人彩票技巧,人人彩票手机版,人人彩票靠谱吗,人人彩票走势图,人人彩票开奖结果